<optgroup id="dvpxf"></optgroup>
    1. <span id="dvpxf"></span><cite id="dvpxf"><li id="dvpxf"></li></cite>
    2. <mark id="dvpxf"><table id="dvpxf"><thead id="dvpxf"></thead></table></mark>
      借力人工智能打造民事裁判監督新模式
      時間:2019-08-04  作者:曾于生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當今時代,信息化對各行各業的基礎性和先導性作用越來越突出。2018年初,浙江省紹興市檢察院積極適應大數據時代信息化發展趨勢,自主研發了“民事裁判文書智慧監督系統”(下稱“智慧監督系統”)。至今年6月,紹興市檢察機關依托該系統,對近三年來紹興法院系統30余萬份民事裁判文書進行大數據分析,重點挖掘借貸糾紛等四類案件,獲得涉嫌虛假訴訟線索1000余件,發現涉嫌職業放貸41人,移送公安機關偵查后抓捕犯罪嫌疑人38人。紹興市檢察機關堅持個案監督與類案監督并重,依申請監督與依職權監督并重,形成了“智能排查-人工審查-深入調查(移送偵查)-判決監督”的“四步法”裁判監督模式,將民事檢察從個別、被動的監督轉變為全面、主動的監督。

      由于目前法院民商事案件判決的數量巨大,而民事檢察辦案人力有限,檢察機關要實現主動、全面排查,就必須借助電腦對大數據進行分析處理,完成人工難以企及的數據挖掘工作。“智慧監督系統”的研發和運行,首先由檢察官歸納裁判文書的結構要素,再由系統按照模板對海量民事裁判文書進行要素化處理,使之可以進行檢索及大數據分析;而后由檢察官分類提煉檢察監督點,再由系統根據監督點對裁判文書進行電腦篩選,將文書數量降到人工可以處理的量級;最后再由檢察官進一步深入進行人工審查研判。經過一個“人腦-電腦-人腦-電腦”反復交互過程,實現辦案人員的需求、經驗與系統程序深度融合,最終形成“人機合力”監督模式。

      民事裁判文書信息要素化。民事裁判文書是民事訴訟信息的載體,也是“智慧監督系統”處理的基礎數據。因此,分析檢索裁判文書的首要任務是對裁判文書中的信息進行要素化。經過辦案人員分析,確定要素化信息主要有以下幾類:一是裁判文書類型方面,包括判決書、裁定書、調解書;二是當事人基本信息方面,包括姓名、性別、出生年月、住址、身份證號碼等;三是時間信息方面,包括起訴日期、立案日期、裁判日期、執行日期等;四是審判信息方面,包括案由、審理方式、是否系公告送達或缺席判決等。裁判文書信息要素化的作用在于,可使裁判文書成為被大數據分析檢索的基礎數據,并在此基礎上對其分類展示,以供自由檢索之用。

      提煉檢察監督點。“智慧監督系統”根據檢察監督點對海量數據進行電腦篩選,提煉檢察監督點是系統分析的前提。到基層檢察院和相關部門走訪調研的實踐經歷和員額檢察官總結的歷年經驗表明,在確定檢察監督點時需主要考慮兩個前提:一是該類型案件數量是否在所有案件中占比較高,二是該類型案件是否在審理過程中出現問題幾率較高。最終確定借貸糾紛、勞動用工糾紛、婚姻財產糾紛和交通事故責任賠償糾紛四類案件為重點審查案件,并分類歸納出80多個具體的檢察監督點。以民間借貸糾紛案件為例,所提煉檢察監督點包括同一原告密集起訴、證據單一、缺席判決多等。

      智能分析和處理。“智慧監督系統”能夠根據檢察監督點,采取數據碰撞、分層檢索、統計比較等方法對海量裁判文書信息進行分析,并將結果推送展示。在操作層面,系統設置了四種運行方式,分別是基本檢索、組合檢索、自定義檢索和工具篩選。在作用層面,該系統又兼具三種功能:一是風險案件推送功能,系統根據不同案由案件的檢察監督點進行智能篩查,對檢索出的案件按風險等級由高到低進行排序推送,檢察人員可以對案件具體信息及異常監督點進行查看,便于下一步研判分析;二是案件信息查詢功能,系統對已收集的裁判文書進行初步分類后,檢察人員可以在初步分類的基礎上進行案件查詢,也可以依據已經掌握的信息直接對目標案件進行搜索;三是可疑案件探索功能,通過統計律師異常勝訴率發現律師和法官的異常行為,進而發現可能存在問題的裁判文書。

      人工審查和研判。“智慧監督系統”所推送的風險案件,屬于“異常判決”,但并不表示該案件就一定為錯誤裁判,后續須由檢察官對異常判決進行專門審查和研判,審查方法主要包括:一是匯總分析,匯總同一原告、同一被告所有相關民事案件,分析有無規律性的異常;二是關聯查詢,查詢公安報案記錄、刑事前科記錄,確定當事人是否有劣跡或同劣跡人員關系密切;三是信息驗證,包括對當事人的戶籍、社保、醫保進行查詢核對,確定是否系真實當事人,訴訟雙方是否系親戚朋友;四是延伸調查,采取調閱卷宗材料、詢問有關當事人和證人等方式進行調查取證;最后綜合整體情況對篩查結果是否構成線索作出合理判斷。

      (作者單位:浙江省紹興市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 佟海晴]
      悠悠资源站